纽约法拉盛印象
发表时间:2012-11-23 13:40       www.usnyk.com       来源:姚鸿恩
来到这里,我仿佛回到了久违的中国。当然,不是北上广深等大都市的高楼入云的豪华商业中心,而是普通百姓聚集的大街小巷。或者,更确切地说,是类似中国乡镇的街市。
 
街边餐馆、商店、银行,鳞次栉比。招牌、广告、价格,一律汉字,有繁有简。旺角海鲜、北京酒庄、上海小笼、羊肉泡馍、粽子油条、房屋贷款、联合报税、英数进修、香港美发、新华书店、电脑检修、手机充值,外加“特效蟑螂药”!我来美国将近19年,已经几乎忘记“小强”长啥模样了。这里供应特效药,证明小强还有栖身之地,顽强地生活着。
 
很多商店的“货架”执着地延伸到大门外,香菇、木耳、花生米,青菜、萝卜、大白菜,香蕉、苹果、哈密瓜……到了晚上5、6点,嫩绿的芹菜、艳红的草莓,一律大减价,店里的伙计大声吆喝:“一块钱!”“一块钱!”路人递上一块钱,塑料袋塞满一大把芹菜,或者一盒一磅草莓,心满意足地离去。
 
超市里的大鱼缸,7.90美元1磅的龙虾,双钳被橡皮圈箍住,缓缓挪步;而鲫鱼、鲤鱼什么的,自由游动,不知“危在旦夕”。一个大妈点了一条鱼,店员捞起让她“验明正身”后,像严正的法官严判罪犯一样,木槌猛力敲击,“立即执行”,破腹挖肠。一位金发女郎目睹血腥,顿时花容失色,落荒而逃。
 
街边行人摩肩接踵、熙熙攘攘。有丰臀肥乳的洋女子,有黝黑敦实的“阿米哥”(墨西哥人)。然而,大量的是黑头发黄皮肤的龙的传人,南腔北调的普通话,或者干脆是纯粹的带着皇城味的北京话、“阿拉、阿拉”的上海话、堪比外语的广东话、温州话。
 
公交车和小汽车川流不息,偶尔能听到不耐烦的喇叭声。等到路口的指示灯上“小白人”亮起,路人便匆匆地穿过马路;有时还是禁止行走的“红手掌”,龙的传人就迫不及待地过马路了。
 
这里的空气弥漫着中国的味道,北京烤鸭、麻辣豆腐、韭菜水饺、山东烙饼……尤其是扑鼻而来的烧烤味道,浓烈、呛人。烧烤摊位三五处,有一处就在法院的斜对面。估计法官也尝过一块钱的羊肉串、牛肉串。不见威风凛凛的城管。有来美旅游的大陆客戏问烧烤小贩:是真的羊肉牛肉吧?小贩白了他一眼:“你当这儿是中国啊。”
 
艳阳当空,暖风熏人,醒目的星条旗迎风招展,呵呵,这是在美国的国土上。
 
这里,是纽约的法拉盛(Flushing),一个拥有十多万中国人的小城镇。如果从英语来看,Flushing,并不是一个好地名,抽水马桶抽水就叫Flushing。但就像把America翻译成“美国”一样,中国人翻译外国地名,从来都挑好字眼。法拉盛,法制拉来兴盛。
 
这确实是个兴盛的地方,不只是受惠于法制,更得益于“天时地利人和”。中国打开了大门,中国大陆人也可以飞到自由女神的帝国了。纽约,就像北上广深,吸引了大量的“外来人员”。纽约市中心的唐人街已经饱和,无法扩展。于是,华人新移民涌向了法拉盛。这里有火车、地铁、小巴士直达纽约曼哈顿,半小时就足够了。在美国,这点距离可以说是“一箭之遥”。地铁、小巴士,单程三块钱还有找头。在美国建立中国人的新家园!法拉盛的华人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走到一起来了。
 
华人新移民,尤其是英语不熟的亲属移民和投资移民,“插队落户”美国后,住在树木草坪环抱的幽静的别墅中,看不懂英语电视,没邻居打牌聊天,吃不到地道中餐,深感“好山好水好寂寞”。
 
跟老美不一样,老中爱聚集、爱热闹、爱美食文化,可以容忍“脏乱差”, “改变不了中国心”。
 
移民美国,还是留在中国?一些有条件移民的人很是纠结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。
 
法拉盛说,来吧,我给你法制、公平,我给你蓝天、白云,我让你你孩子自由发展,我让你分享社会保障;同时,我懂你的“中国心”,我给你一座城,我给你中国的味道……





 
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到:
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